原文:Tencent expands global presence with a new brand identity and typeface

时间:2017 年 11 月 8 日

译按:如果说此前翻译的 廖恬敏的「双语标准字」项目 是对品牌文字设计中中西文匹配的试验,那么近日腾讯公司委托 Monotype 开发了一套用于品牌识别与表达的字体则是最佳实例。与大多数案例不同的是,腾讯公司斜体中文的需求是少有的,这一源于西文的文字风格如何融入中文设计中,且保持和谐度与易读性,为许瀚文及其团队创新之处。无论此套字体家族质量如何,它都将在不久后进入中国大陆互联网的视觉环境之中。并最后引用视频中小林章的一段话:「企业用自己独特的声音,用子品牌独特的声调来传递信息,我觉得这是很重要的,而这个动向,今后如果在亚洲能推广开来会非常有前景。」

注意⚠️ 本译文获得 Monotype 许可,转载请注明来源。


Monotype 为中国互联网服务领先供应商腾讯开发了一套全球字体家族。其前瞻性的设计体现了腾讯对技术和未来的承诺。 Monotype 字体设计师许瀚文 1 主导设计了这套未来主义的斜体字体,专注于在中文、日文和拉丁文字之间创造完美和谐,以使腾讯在全球范围内提供一致的、可识别的品牌表达。

如果你在中国使用即时通讯应用程序,那么很有可能是腾讯开发的。这是一家中国领先的互联网增值业务提供商,其产品包括微信,以及大量的社交媒体平台、娱乐子公司和支付服务。

目前腾讯的净资产超过 2000 亿美元,被富国银行评为全球第十大最有价值的上市公司。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马化腾日前向《经济学人》表示,腾讯虽然在国内广为人知,但其计划已远超中国,并希望能「主导未来的全球科技革命」。

使用了腾讯字体的腾讯品牌家族

随着崇高目标的确立与全球品牌意识的提高,随之而来的是腾讯改善其企业字体排印的需求。腾讯公司要求 Monotype 设计一套要求基于其现有的标识的定制字体,以传达「创新、责任与实现」的愿景。这套字体不仅需要与该品牌的中国市场进行沟通,还需要与世界各地不断增长的用户群进行交流。

“这套定制字体的委托正逢腾讯公司成立十九周年,代表了腾讯投资形象建设,并创造一套和谐的、跨地域、跨语言的字体的意愿。”于 Monotype 上海工作室主导项目的字体设计师许瀚文说道。他补充:“定制字体是一家公司表达的可视化,它有助于精确地向受众展示品牌形象。”

“我们生活在一个科技全球化的世界,不仅是中国人,越来越多来自其他国家的人们也正在使用腾讯产品进行沟通。”主导拉丁文字部分的字体设计师 Juan Villanueva 补充道,“即使语言不通,他们都可以通过同一套字体有效地将语气和风格统一起来。”

腾讯新字体中文部分示例,许瀚文设计
腾讯新字体拉丁文字部分示例,Juan Villanueva 设计

腾讯新字体包含对希腊文与西里尔文字符的支持

许瀚文与腾讯紧密合作,设计了新的标识,通过文字传达了品牌对技术和创新的奉献精神。整个字体以「砍角(cutting edge)」起笔与收笔。 2 另外,以 8°至 10°的角度向前倾斜的设计,意为引领未来。 3

斜体风格对中国汉字来说是一个特别的挑战,当汉字不垂直时,结构会变得松散,容易倾倒。许瀚文和他的设计团队尝试了多种解决方案,尝试不同的斜率,不同角度,甚至创制了一个用来绘制斜体汉字的「斜体字框」。 4

“相对于平时我们看到强行做出来的斜体,在腾讯字库上,我们做了特别多的处理,让我们的眼睛看上去感觉更舒服、自然。”许瀚文说道。

传统上,中文字体完全是垂直的。但为了体现腾讯对未来的追求,许瀚文决定设计一套斜体中文字体。为确保这种新的前瞻性设计的可读性,他做了许多视觉修正

中文世界其实是没有斜体的,如果我们把汉字倾斜了,我们的设计就很难在去依靠传统的造字理论,所以我们必须将字的内白做得很清晰、好看,一笔一划要通透,不可以让过多的横笔影响辨析度,然后在进取与速度感当中取一个稳固的基本汉字美感,统一视觉中心。

考虑到腾讯的全球使命,还需要设计一套能够与中文字体相辅相成的拉丁文字体。 Monotype 设计师 Juan Villanueva 监督开发。Villanueva 开始用一把宽头笔重写汉字,以更好地理解汉字结构。拉丁文和中文是两个不同的文字系统。历史上他们被不同的工具以不同的目的来书写。传统上,中国表意文字旨在融入一个田字格中。相反,拉丁文一直在尝试跳出框架限制。但必须使他们像「真正的伙伴」一样合作。

「当然,我十分关注审美特征,但是对我来说真正重要的是理解中文设计背后的内在逻辑——比如笔画方向是如何决定起笔与收笔的角度的,以及笔画转弯应该使用圆角还是尖角的」Villanueva 说道。

中文和拉丁文字体共享相似的起笔和收笔的笔画。请注意,这种故意的「砍角」是来源于腾讯公司产品与品牌价值的

Villanueva 设计了一种低对比度、倾斜的西文无衬线字体,融合了早期的几何无衬线字体,如 Paul Renner 设计的的 Futura,以及最近的理性外观的工业无衬线字体,如 Sebastian Lester 设计的 Neo Tech。其尖锐的切角旨在匹配中文部分设计的精神和造型。

他补充说:「这两种字体风格都摆脱了装饰,都具有动态的角度,他们清新的审美与坚固的比例富有现代感,延续历史的同时倾向未来。 我同时也在寻找一些大胆、形象、又有现代感的形状组合。」

请注意拉丁文的字形特征是如何与原中文字形设计中的特征相呼应的。例如,R(红色)的开放的字怀(counter),S(黄色)的扁平的字脊(spine),以及 Q(蓝色)的字尾(tail)

为了避免两种文字结构不一,拉丁文部分增加了字重,以保障与中文的和谐,其「两形合一(biform)」的设计意味着大小写字母设计的混合(因为中文没有大写或小写)。个别的细节参考了中文表意文字特有的笔形,如 R 的开放的字怀,S 的扁平的字脊和 Q 的字尾。 5

在中文里没有大写和小写字母的概念,因此 Juan 在拉丁文设计中加入「biform(二者相同)」的字符。请注意,大写的 M、N 和 Y 与其小写字母十分相似

日文假名的设计从中文字形中提取笔画与笔形。 Monotype 设计师土井辽太主导日文部分的设计。寻找中文与日文之间的和谐并非易事。汉字的结构和设计都非常适合方形,而日文(平假名)的中则有很多曲线笔形。

「最大的挑战是,我应该在多大程度上保留中文部分的特点。」土井辽太解释道,「强行把中文的风格融入日文中,或许会对文字的可读性产生负面影响。我必须仔细考虑用户的眼球运动——水平而非垂直——并保持同原设计之间的平衡。」

日文假名字符的设计也与中文设计保持和谐,土井辽太设计

许瀚文表示:「越来越多的中国公司正在向新的市场和地域拓展业务,服务的客户比以往更多样。虽然腾讯有跨境业务的经验,但他们仍希望确保在向新地区提供产品时,其品牌形象与信息因地制宜并产生共鸣。」

腾讯公司表示:「字体是向消费者传达品牌表达与承诺的重要组成部分。  我们希望确保我们的表达能够展示技术如何为社会发展和生活质量创造新的可能性。这套字体与我们的价值观遥相呼应。

 


 

(译)注:

  1. 许瀚文(Julius Hui),字体设计师,于 2015 年加入 Monotype 香港团队,有数年的字体公司顾问以及中文品牌字体设计的经验。于香港理工大学毕业后参与了柯炽坚领导的信黑体的设计。在柯炽坚的域思玛字体设计公司工作两年后,许瀚文离职并成为了一名自由职业字体顾问,曾为彭博商业周刊、Commercial Type 以及纽约时报提供品牌中文字体设计以及文字设计。现为 Monotype 高级字体设计师。许瀚文接受微信公众号@未来预想图的采访 可以作为本文的延伸阅读。
  2. 「砍角」的设觉特征是腾讯方面希望在汉字部分的设计中加入的,Monotype 团队在衡量字体设计和字体视觉平衡之后选择性地加上。
  3. 引用许瀚文的话来说,将汉字统一在视觉上 8°的倾斜度,是因为 7°少了一种前进感,而 9°则感觉要倾倒,故所以选择 8°搭配拉丁文字的 10°斜度。
  4. 许瀚文和他的团队也有试过汉字的竖笔的其他角度,在独体字里是可行,但以在竖笔为主的「鼎」、「酬」等字中看起来就会很复杂。所以为了平衡阅读美感,他们最终把所有竖笔统一角度,以保障阅读舒适。
  5.  Juan Villanueva 将拉丁文部分的造型做的更开阔,目的是提高易读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