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文: Pan-CJK Partner Profile: SinoType

作者:Caleb Belohlavek

时间:2014 年 9 月 18 日

译按:三年前,Adobe 和 Google 在开发思源黑体时,与三家不同国家的公司合作——日本的 Iwata Corporation、韩国的 Sandoll Communications 以及中国的常州华文,通过这些公司的专业支持保障这一庞大的字体家族的质量。这篇文章是 Adobe Type 的高级产品经理 Caleb Belohlavek 介绍其中一家合作伙伴——常州华文(常州华文印刷技术有限公司)。希望这篇文章能帮助你了解常州华文在思源字体项目中发挥的作用。由于各种原因,原文存在诸多错误,翻译过程中在不影响主旨的前提下对部分内容修正,并添加了译注。如有问题,还望指正。

注意⚠️ 本译文已获得授权,转载请注明来源


泛中日韩字体常常存在一个问题,即在尝试开发多语言字体时,往往会忽视地域差异,从而破坏了对于这些地域中用户的字体价值。解决这一问题对于 Adobe 十分重要,因此我们寻求专家的协助,其中之一就是常州华文。最近我有机会与常州华文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黄克俭谈谈我们之间的合作关系。

黄克俭,1985 年,伯克利

事实上,二十多年来,常州华文都是 Adobe 的合作伙伴。这段关系开始于 80 年代末,那时黄克俭进入加利福尼亚大学伯克利分校。1985 年,苹果公司推出了支持 PostScript 1 的 Laserwriter 2,黄克俭正在一个语音合成与计算机语言学的博士研讨会中,这个消息激发了他对字体的兴趣。黄克俭说:“我去加州找了我的教授,告诉他字体将成为计算机中最重要的一部分。”不久之后,黄克俭告诉他的导师,他想回到中国,开始研发中文字体。他的目标是与 Adobe 合作,来构建基于 PostScript 的中文字体。

启发常州华文最初设计的金属活字排字架,图片由 Dirk Meyer 提供

1991 年,黄克俭带着导师的祝福,回国创办了常州华文(SinoType)。基于在中国第一代字体设计师谢培元 3 领导下设计一群老师傅们制作的原版金属活字,他们很快就创制出了字体。黄克俭的公司早期的字体使用 Fontographer 4 设计,之后转而使用 Adobe 的开发工具,其中一些软件至今仍在使用。他们的第一款中文字体——华文宋体(STSong)在 1991 年发布。“我特别自豪的是,常州华文将 PostScript 字体引入中国市场。我们最大的竞争对手没能在 1993 年交付他们的第一款字体。”华文宋体和其他九款华文字体在 1994 年得到中国政府的认证。

 

中国字体设计师:前排由左至右:周今才、钱焕庆、谢培元。 图片由 Dirk Meyer 提供
5 6

常州华文从小做起——-最低按照国家标准。第一个版本“仅”有 6763 个汉字,这个数量比拉丁文字大得多,但与当今中国的字符数量比是很少的。Adobe 的很多现代字体的字形数大约在 2000 到 3000 个左右,而中文中的常用表意文字数量就超过一万个。后来常州华文扩大了字形数,一开始是 14000 个,之后开始满足超过 27000 个字形的 GB 18030 7。可以想象,提供质量上乘且覆盖广泛的中文字体不仅需要专业知识,而且需要耗费很长时间。故而中文字体制作与西方字体设计是截然不同的。

科学技术成果鉴定证书,1994 年,图片由黄克俭提供

1996 年,与 Chuck Geschke 8 同为 Adobe 创始人的 John Warnock 9 的宣布将在基于 PostScript 的打印设备中使用来自常州华文的四款新字体,这对中国是一个重要里程碑。同时中国第一个 Adobe 培训中心开幕,专注于 Photoshop、Illustrator 以及 PageMaker 10 的教学。

之后的发展自不待言。常州华文今天已发展为一个约五十人的公司,这对一家字体公司来说已是相当规模了。二十多位设计师中大多数在北京,其余的在常州。华文的规模引发了我的兴趣,因此我向黄克俭了解了他们在帮助我们开发思源黑体时遇到过怎样的挑战。他告诉我:

“在初次检视这个项目时,我们计划大概九个人投入这个字体。但这显然是不够的。至我们完成时,参与人数已增长到了二十个人。此外,我们还认识到,尽管 Adobe 在北京提供了对使用 Adobe 定制软件的培训,但这也是不够的,我们需要更多的教育。在最后,我将五位设计师送至东京,以便接受进一步的训练。最终,在开发的末期,我们发现需要支持各个使用繁体中文的地域的规范,例如台湾。这需要做一些非常重要的设计修改。这些都是我们克服过的挑战。”

审阅会议以及校对表,图片由黄克俭提供

当我向黄克俭询问字形分析的实际工时是不是很艰巨,他告诉我并不是。“在 1999 年,Adobe 的小林剑 11 和 Dirk Meyer 12 首先开始有一个泛中日韩字体的梦想。于是他们和常州华文接触,因为他们想制作出一个样本,并在即将召开的 Unicode 会议 13 上展示。我们最终提供了该实验的字体数据。所以你看,我们有十五年的时间考虑这个问题。”

作为中央美术学院的博士生导师,同时也是中央美术学院中国文字艺术研究中心主任,黄克俭总是鼓励这些来自优秀院校的的学生去探寻中文字体设计的第一手体验。一些学生参与了思源黑体这个项目。“学生们获得了泛中日韩字体开发的实践经验,并获得了报酬”。

中国中央美术学院

最后,常州华文对此项目的细节之注重是非常宝贵的。思源黑体支持繁体中文和简体中文。对于字体中任何一个中文表意文字的使用,都可能存在至少一个至多四个的字形。我啊们交给常州华文的挑战是分析每个字符,并筛选、设计并得出正确的字符数量。当我最近和小林剑交谈时,他告诉我,常州华文还不得不注意我们提供的日文字符,“常州华文修改了超过 1500 个字符,使其更能被中国用户所接受,但这些字的设计又不能影响到日本客户对字体的使用。”

在交谈结束时,我问黄克俭,这么多年来他和他的公司所做的工作中哪一件最为自豪。他告诉我,为中文字体数字化出了一份力绝对值得自豪。他也提及了被许多一流厂商广泛使用华文字体。“Adobe、Google、微软、苹果、IBM 甚至亚马逊(在 Kindle 产品中)都使用了华文字体。微软在 Microsoft Office 中捆绑了 10 款华文字体,我们最受欢迎的字体——华文黑体(STHeiti)在 70%以上的机顶盒上被使用。这些大约有 1.8 亿台设备。”

在我看来,有很多人每天都在看着你的工作。必须保证质量,不然你会受到批评。我知道 Adobe 和 Google 对于常州华文为我们所做的工作非常满意。同黄克俭和他的团队合作一直很愉快。


 

(译)注:

  1. PostScript (PS):电子出版和桌面出版产业中使用的页面描述语言。1982 年至 1984 年由 Adobe Systems 的 John Warnock 和 Chuck Geschke 在 1982 年 12 月创立了 Adobe System,与 Doug Brotz、Ed Taft 和 Bill Paxton 一起创建了一种更类似于 Interblock 的页面描述语言,即 PostScript,并于 1984 年上市。这段时间里,史蒂夫·乔布斯访问了 Adobe,并促使他们将 PostScript 应用于驱动激光打印设备。1985 年 3 月,Apple LaserWriter 作为第一台使用 PostScript 的打印机,引发了 20 世纪 80 年代中期的桌面出版(DTP)的革命。 PostScript 在字体处理方面有很多优势,其利用曲线绘制字形,任何分辨率下都可渲染,并通过与字形曲线一同保存 Hint 避免小尺寸字体非线性缩放而产生的错误,即 Type 1 Font(也称 PostScript Type 1 Font、PS1、T1 或 Adobe Type 1)。Type 1 类似于 PDF,实际上是 PostScript 系统的简化,不是完整语言,但使用这一技术的厂商需要支付高昂的授权费用。没有获得授权的厂商可使用允许所有复杂的 PostScript 语言但没有标准化 Hint 实现的 Type 3 Font(也称 PostScript Type 3 Font、PS3 或 T3)。而 Type 2 字体格式旨在同 Compact Font Format(CFF)一起使用,以减少字体文件的大小, CFF/Type2 格式后来成为 OpenType 中处理 PostScript 的基础(可参考本站往期关于 思源宋体 的技术译文)。之后推出了 CID-key(Character Identifier font)字体格式,解决了 OCF / Type 0 字体、复杂亚洲语言(中日韩)编码以及超大字符集的问题,可用于 Type 1 和 Type 2。为了和 Adobe 竞争,Apple 在 1991 年左右推出了自己开发的 TrueType。Adobe 紧随其后,发布了 Type 1 字体格式的规范,以及如 Altsys Fontographer 之类的工具,增强了开发 Type 1 字体的能力。自此以后,大量免费的 Type 1 发布。至 20 世纪 90 年代末,Adobe 加入了微软开发的 OpenType,其本质是 TrueType 和 Type 1 的超集,今日已成为广泛使用的排印解决方案。
  2. Apple Laserweiter:Apple 在 1985 年推出的使用 PostScript 的激光打印机,是大众市场上第一款激光打印机之一, 与 Macintosh 电脑中 PageMaker 之类的排版相结合,是桌面出版革命开端之一。但价格十分昂贵,当年 6995 美元,相当于 2016 年的 15576 美元。
  3. 谢培元:中国第一代字体设计师,曾在上海印刷技术研究所、上海字模一厂工作,设计或参与设计了宋一体、宋二体、细宋体、隶书体、硬楷体、新报宋等字体,创制了“第二中心线”、“印刷字体的标准化及优化”等重要理论,奠定了中国字体设计的基础。2000 年逝世。
  4. Fontographer:Windows 和 OS X(现 macOS)平台的字体编辑软件,用于创建数字化字体,最初由 Altsys 开发,1995 年 1 月被 Macromedia 收购,自 2005 年 5 月起由 FontLab 所有。
  5. 周今才:中国第一代字体设计师,曾在上海印刷技术研究所、上海字模一厂工作,设计或参与设计了黑一体、黑二体、新仿宋、长美术体、标题仿宋、吉宋体、华文特黑、行头宋体、爨宝子体、吉艺体、圆头灯芯体、双线美术、隶书、魏体等字体。1990 年退后,在常州华文担任字体顾问,负责字体品质检查工作。
  6. 钱焕庆:中国第一代字体设计师,1946 年在上海华文铜铸模厂刻字,1965 年依“华文正楷”一号字铅印字样照相放大,拓写设计手写字稿,90 年代退休后担任常州华文顾问。
  7. GB 18030:《信息技术  中文编码字符集》。1981 年 5 月 1 日,中国国家标准总局发布了国家标准简体中文字符集 GB 2312 (《信息交换用汉字编码字符集  基本集》,又称 GB0)。GB 5007.1–85(《信息交换用汉字 24×24 点阵字模集》)在其附录中第一次对 GB 2312 作出了修订,而 GB 2312 本身一直未修订,但这一标准在 GB 12345(《信息交换用汉字编码字符集 辅助集》,GB 2312 的繁体版,增补 103 字,又称 GB1)、GBK(《汉字内码扩展规范》) 以及 GB 18030 得到延续, GB 18030 对 GB 2312 完全向后兼容,对 GBK 基本向后兼容,支持 GB 13000(《信息技术 通用多八位编码字符集(UCS)第一部分:体系结构与基本多文种平面》,最新版本为 2010 年 1 月 10 日发布的 GB 13000-2010,与 ISO/IEC 10646:2003 和 Unicode 4.0 等同,但 GB 18030 仍停留在 GB 18030-2005)的所有码位。最新版本为 2005 年 11 月 8 日发布、2006 年 5 月 1 日实施的 GB 18030-2005,更新至 Unicode 3.1 中日韩统一表意文字(扩展 B),共 70,244 个汉字。关于字符编码等相关内容,可阅读往期相关文章: 关于《香港增补字符集—2016》Unicode®Standard 10.0 版发布![译] 思源字体 Unicode
  8. Chuck Geschke:生于 1939 年 9 月 11 日,美国俄亥俄州。曾与 Warnock 在 Xerox 公司的 PARC 工作,他们一同创建了一种描述复杂形式的页面描述语言,但未能说服 Xerox 认识 InterPress 的商业价值,于是他们离开 Xerox,并于 1982 年联合创办了图形处理和出版软件公司 Adobe。
  9. John Warnock:出身于 1940 年 10 月 6 日,美国犹他州盐湖城。在创办 Adobe 后的两年内担任总裁,在剩下的十六年中担任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2000 年退休后仍与 Geschke 共同主持董事会。 可参见介绍片:John Warnock – Adobe’s Founder 
  10. PageMaker:最早由 Aldus 在 1985 年 7 月发布了 Macintosh 平台的 Aldus Pagemaker 1.0,之后在 1986 年 12 月发布了支持 IBM PC 的版本。1986 年发布的 Macintosh 平台的 Aldus Pagemaker 1.2 增加了对 LaserWriter Plus 内置的 PostScript 字体的支持。1994 年 9 月,Aldus 被 Adobe 收购,1995 年发布了 Adobe PageMaker 6.0。但由于 Aldus 使用封闭专有数据格式,对使用旧版的用户这会带来很大的问题。到 1998 年,PageMaker 已经失去了几乎整个专业需求的市场。1992 年发布的 QuarkXPress 3.3 相比 PageMaker 功能更丰富,在 1996 年发布了 4.0 版。Quark 表示希望收购 Adobe 后废除 PageMaker 来避免反垄断问题,但 Adobe 拒绝了,并发展原 Aldus 的页面排版软件 Shuksan 项目,并将其命名为“Quark 杀手”,也就是 Adobe 在 1999 年发布的 Adobe InDesign 1.0。2001 年,PageMaker 发布了最后一个主要版本 7.0,Adobe 在 2004 年停止对 PageMaker 的开发,版本停滞在 7.0.2,并强烈鼓励用户迁移到 InDesign。
  11. 小林剑:Ken Lunde,丹麦裔美国人,东亚语言信息处理专家, 精通日语,按照自己姓名在丹麦语的意思(lund:小树林)而为自己选了这个汉字名称。1991 年起在 Adobe 工作,是思源字体项目的字体工程师。
  12. Dirk Meyer:曾于北大学习中文和中国现代史,现任 Adobe 数字媒体业务项目管理办公室的高级产品经理,负责 Adobe Creative Clould 业务,在中国实现 Adobe 产品市场准入,在 2016 年 11 月 10 日,适用团队和商业的 Creative Clould 可供中国客户使用。在 90 年代末同小林剑开发亚洲字体时任 Adobe 字体开发团队中日韩越字体产品的开发人员、字体工程师和产品经理。
  13. Unicode 会议:The Internationalization and Unicode Conference® (IUC), 国际化与 Unicode 会议,是 Unicode 学术学会的年度会议,最近即将举行的是 2017 年 10 月 16—18 日 在加利福尼亚州圣克拉拉在举行的第 41 届国际化与 Unicode 会议(IUC 41)。按照时间和 Unicode 标准内容推算,小林剑和 Dirk Meyer 当年参加的可能是 2001 年 4 月的第 18 届国际 Unicode 会议,因为 2001 年三月的 Unicode 3.1 增加了 421111 个的中日韩统一表意文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