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在今年 5 月发布了 《香港增补字符集—2016》,新增了 24 个字符,并配合 ISO/IEC 10646:2014 第二修订版,进一步解决了编码标准不统一和字数不足的问题。前几天,作为特区政府“数码 21”策略的一部分,《香港电脑汉字参考字形》 发布了,这是继 2002 年发布《香港电脑汉字楷体字形参考指引》和《香港电脑汉字宋体 (印刷体) 字形参考指引》之后,特区政府对字形指引的最新文件。

以前香港的小学教科书上使用字体和电脑显示字体不同,前者符合香港教育学院的《常用字字形表》,后者符合台湾字形规范的字形。

什么是《香港电脑汉字参考字形》?

《香港电脑汉字参考字形》是从 字符层面 着眼,以 一致规律 为基本原则,制定的一套适用于香港的电脑汉字字形 1,力求更清晰显示 ISO/ IEC 10646 国际编码标准中 H-列 2 的字形,供业界 参考 的文件。该文件收录的香港电脑汉字,涵盖《香港增补字符集—2016》和大五码字符集所有汉字。需要注意的是,出于美学考虑,不同字体在设计上或有差异,故此文件 并非 为香港社会的日常用字订立 规范 ,也 不限制 字体软件开发商所采用的风格,只是详细比较了香港字形 3 与大五码 4 字形 5、台湾教育部公布的国字标准字体宋体的字形(台宋字形) 6 的差异,并列举有别于大五码字形、台宋字形的香港部件及有关字符, 以便对照参考。另外这一文件也 仅涵盖汉字部分 ,不涉及汉字字形问题的非汉字符号并不包含其中。

《香港电脑汉字参考字形》的发展历程

汉字发展历史悠久,应用地域广泛,是一套复杂多元的书写符号。这套书写符号的特色之一,是有些字一字多形,即使用同一字体,一个字也可有不同的写法。电脑软件开发商开发汉字字型产品时,选用的字形也互有区别。

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文电脑开始普及,香港因汉字书写系统与台湾大致相同,普遍采用台湾的中文电脑平台,并沿用台湾电脑业界订立的大五码编码 7 标准。以大五码字形为依据而开发的产品,成为香港的主导字型产品。不过,就书写规律而言,香港惯用的字形与台湾大五码字形不尽相同。

2002 年,特区政府与中文界面咨询委员会合作,编订一套以部件为基础的《香港电脑汉字楷体字形参考指引》和《香港电脑汉字宋体(印刷体)字形参考指引》,供业界参考,以推动业界开发符合香港惯常书写方式的汉字字型产品。

2016 年 8,香港特区政府与中文界面咨询委员会再度合作,出版《香港电脑汉字参考字形》。 该文件从字符层面着眼,提供一套涵盖《香港增补字符集—2016》和大五码字符集所有汉字的电脑汉字参考字形,,以补充之前两份基于部件的字形参考指引的不足之处。

如何对比字形差别?

原则

比较香港字形与台湾字形的差异,依照 ISO/IEC 10646 中的等同规则 9,即:

细微风格差异

基于美学考虑,不同字体在设计上或有细微风格差异,这些差异
不视作字形区别 ,不被列入《香港电脑汉字参考字形》指引之中。

左为文鼎香港细明体,右为思源宋体繁体中文。可见针对香港地区开发的字体在“不必遵守”之处支持有限。截至本文发布之时,思源宋体的繁体中文尚未发布支持香港字符及字形的版本。

字形差异

笔形不同 10起笔或收笔位置不同(穿出与不穿出)、 笔画转折处不同(突出与不突出)、 笔画相对位置不同笔画相对长度不同笔数不同 、部件或字义不同(部件形似,容易混淆)、 结构不同 ,一律视作字形区别。

笔形不同之竖与撇之差异

这里与 香港字形 对比的是台湾工业标准《电脑用中文字型与字码对照表》中的 大五码字形 和台湾“教育部”《国字标准字体宋体母稿—教育部字序》收录的 台宋字形。

之所以与台湾的标准比较有几个原因:

  1. 《香港电脑汉字参考字形》的参考文献包含“台湾教育部”《国字标准字体宋体母稿—教育部字序》。
  2. 如上文所述,上世纪九十年代电脑兴起,香港直接使用台湾的字符集等标准,香港增补字符集即在大五码基础上扩展修改。
  3. 大五码本身存在不少问题,包括某些字形部件不统一、字符字形对应错误等问题,对照比较亦是修正相关错误。

原捺笔变形为顿点法则

若字符包含一笔或多笔捺笔,有些捺笔会收敛为顿点,这是香港字形的重要法则:

  1. “让“——凡捺笔的右面尚有其他部件,该捺笔一律收敛为顿点,没有例外:
  2. “入”“水” 这两个部件的捺笔通常会保留。
  3. 凡含捺笔的部件被包围,该捺笔收敛为顿点: 但“内”的捺笔则根据第二条而得以保留。凡捺笔的下面尚有其他部件, 该捺笔一般收敛为顿点: a)较平而盛载着其他部件者,可称为“平捺”,不收敛:b)凡上部为左撇右捺而空的部件,形成覆盖下部之势,该右捺保留:c)字的上部为左右结构,而右面有捺。此捺笔是否保留,视乎上部与下部的相对宽度而定。下比上宽时让为顿:相反,包括下部属上窄下宽的情况则捺笔保留:
    据此法则,上部含相同部件的字,视乎下部部件,右上部的字形可能有所不同:
  4. 基于“一字不两捺”原则,凡为平捺所盛载的其他捺笔让为顿点: 然据第二条,平捺所盛载的 “入”,其捺笔不让,如 “込”。据 4. b,若所盛载者为左撇右捺而中空的部件,形成覆盖下部之势, 则该捺笔得以保留,如 “蹇”
  5. 同样基于“一字不两捺”原则,凡上部为左撇右捺而中空的部件,形成覆盖下部之势,下部所含之捺笔让为顿点: 然下部平捺则仍不让,如 “蹇”。此外据第二条,下部的“水”的捺也不让,如 “汆”
  6. 部件“大”及几个近似部件 “犬”“矢”“央”,在一定的条件下捺笔收敛为顿点。“大”“犬”“矢” 三者,条件为其上有其他部件使捺笔受压至高不及字半,捺笔收敛为顿点,如 “莫”“獎”“矣”。而“尖”、“戾”的捺笔则由于高度能及半而得以保留。“央” 则凡与其他部件拼合,本身的捺笔均收敛为顿点,如 “映”“秧” 等。然若有关部件左右重复并排,则作为整个字最后一笔的捺笔得以保留:如 “𡘙”“猋”。须注意,“大” 部件的情况不能推及 “天” 部件,“天” 为独立部件, 不在上述四个部件之列,即使受压如 “龑”,捺笔也仍然保留。

《香港电脑汉字参考字形》的意义

其实这一文件只具有指引作用,并非强制标准。但这一文件的制定,是众多专家学者以及包括一般市民在内的许多人共同完成的,参照了许多资料,力求在保留汉字原始历史风貌的同时,承载香港的文化,并以较为统一的形式与国际标准接轨。这在东亚国家或地区对文字字形的规范制定中是非常重要的一部分,将对于香港公共空间的文字环境有深远影响。

 


 

(译)注:

  1. 字形:根据 GB/T 12200.2–94《汉语信息处理词汇 02 部分: 汉语和汉字》,字形特指构成每个方块汉字的可识别抽象图形符号, 为实际图形的抽象表示。构成汉字字形的要素是笔画、笔数、汉字部首和部件,以及其相对位置等。
  2. H-列:中日韩统一表意文字区中每个码位都有多个字形,并以整列形式列出,旨在清楚地显示某一个国家或地区所用的字符。香港使用的汉字即载于 H-列。
  3. 香港字形:Hong Kong Chinese Character Glyph,即该文件所载的香港惯用电脑汉字字形
  4. 大五码:Big-5, 台湾和香港普遍采用的中文编码工业标准。
  5. 大五码字形:台湾工业标准《电脑用中文字型与字码对照表》中显示的字形。
  6. 台宋字形:台湾教育部公布的《国字标准字体宋体母稿—教育部字序》中所收汉字的字形。
  7. 大五码编码:台湾工业标准《电脑用中文字型与字码对照表》编配的字码。
  8. 在特区政府咨询科技总监办公室网站刚发布文章时为 2017 年,与文件存在差别,后予以修正:
  9. 等同规则:ISO/IEC 10646 Information technology – Universal Coded Character Set (UCS) Annex S (informative) Procedure for the unification and arrangement of CJK Ideographs 所定义的一套规则,据此规则,读音和意义相同而形体不同的等同汉字不会分别编码,只要不违反等同规则,ISO/IEC 10646 国际编码标准不限制同一码位汉字的具体字形。
  10. 笔形:根据 GF 3001–1997《信息处理用 GB13000.1 字符集汉字部件规范》,笔形指笔画的具体形状。

    Unicode 的中日韩笔画分布于 U+31C0 至 U+31EF

  1. 其實「原捺笔变形为顿点法则」的爭議極大,不認同的市民和團體有許多。見 https://www.ogcio.gov.hk/tc/business/tech_promotion/ccli/cliac/wgcc_meeting.htm 二零一七年四月二十八日 (星期五) 會議中的相關文件。最後中諮會僅以在文件中說明「編訂《香港電腦漢字參考字形》的目的並非限制字體軟件開發商採用的風格」來對應,在傳承字形之美羣組上 https://www.facebook.com/groups/inheritedglyph/ 有論者對此不甚同意。

    1. 这个文件的意义主要是提供一个统一性的原则吧,已经在美学和统一性之间做出了权衡了。每个国家和地区都在做自己文化的规范,个人感觉香港字形如此定义并无不妥,毕竟所谓的传承字形自身的来源也并不具有规范意义。

  2. 問題是香港實際的文字,幾乎都沒有依這種方法來「統一」捺筆跟點筆,香港人看到這麼大量的捺變成點都不習慣。何妨文件裏的「統一」是自相矛盾的,例如「大」就跟「天」不統一,「央」又跟前述兩者都不統一,純粹是爲了方便讓台灣形體直接把台灣字形抄過來不用修改而已。香港日常看到的字體捺筆,其實基本上與陸標類同。翻開每天的報章雜誌,或者留意身邊四處的字體,不論是蒙納式、華康式,還是甚麼式,其捺筆都是如此。所以目前採用類似台標的方法去處理捺筆,絕對是不妥的。

    另外這話題其實跟傳承字形無直接關係,我上方只是說有人在名爲「傳承字形之美」這個羣組上有較多討論而已,類似的討論在「字嗨」等也有,但比較散亂,相信沒有在「傳承字形之美」上的那麼好尋找。而「傳承字形」或「舊字形」本身是來自古代文字學者經苦心硏究而編製成的字書標準的,一套字書就是一套的標準,並有其學術依據。雖然不是強迫他人不得不依的政權規範,但是在學術層面上有其規範意義或者說學術道理的,反而比政權規範更科學更靠譜。不是說它在學術上都無可挑剔,但至少是眞的從文字學出發以字論字。

    (P.S. 這發言修正及補充了我上個留言的遺漏,可直接刪除上個留言。抱歉!)

    1. 我不是香港人,也没在香港生活过,对香港文字文化没有深入的了解。但相比较大陆与台湾,香港的字形规范(指引)但制定已经很大程度上公开,且具有一定的学术支持。具体的细节我没有考证,并且现在也没有一款遵循这一指引的字体,并不能通过排印实例来检验是否符合“美学”。希望继续关注香港的文字发展。

  3. 我是香港人,所以想說說我在生活裏的實際觀察。在我日常的接觸中,香港人看到這麼大量的捺變成點,都不習慣。翻開每天的報章雜誌,或者留意身邊四處的字體,不論是蒙納式、華康式,還是舊字形,或者甚麼式,其捺筆都不會像台標那套,而會在大多數情況下都保留捺筆,跟陸標的捺筆處理類同。所以目前採用類似台標的方法去處理捺筆,我會認為是不妥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